城建舆情网
1
当前所在:首页>>经典案例

案例解读: 建设工程领域中的“黑白合同”(四)

来源:五建博览 时间:2017-04-01 10:45:40

  三、“黑白合同”按照“白合同”结算,这个规定里中的“白合同”的适用主体仅限于招标人与中标人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952号林州市采桑建筑劳务输出有限公司与天津市西青区大寺镇倪黄庄村民委员会、天津市华北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裁判摘要】

  本院认为,争议焦点之(一)诉争工程结算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规定:中标通知书对招标人和中标人具有法律效力。2007年5月11日,倪黄庄村委会作为招标人就诉争工程招标,华北建设公司中标,倪黄庄村委会与华北建设公司成立建设工程施工预约合同关系并已发生法律效力。同年8月8日,华北建设公司就诉争工程与诚益投资公司签订《倪黄庄村民公寓20号21号24号25号28号29号楼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为转包合同,即华北建设公司作为诉争工程总承包人取得承包建设合同权利后,不履行约定的责任和义务,将其承包的建设工程转给诚益投资公司承包。同年9月11日,诚益投资公司、华北建设公司、林州采桑公司签订《协议书》,将完成少量施工任务的诉争工程再次转包给林州采桑公司。三手法律关系各自独立又相互关联,《倪黄庄村民公寓20号21号24号25号28号29号楼工程施工合同》和《协议书》因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规定而无效。二审判决未就合同效力作出认定,存在瑕疵。现实际施工人林州采桑公司主张按照一手即业主与诉争工程总承包人订立的施工合同约定结算工程款,因诉争工程总承包合同、转包合同、再次转包合同各手法律关系相对独立存在,林州采桑公司不是诉争工程总承包合同当事人,无权依此合同主张权利。据此,林州采桑公司主张按照招投标文件、中标通知书等结算工程款,法律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本案为多手转包合同,应当认定转包合同无效。林州采桑公司认为,诚益投资公司与华北建设公司订立的施工合同属背离倪黄庄村委会与华北建设公司订立的中标备案的施工合同的实质性内容,属“黑白合同”,应当按照《中标通知书》及招投标文件记载内容结算。本院认为,此观点不能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的“黑白合同”,仅指招投标阶段由招标人与中标人订立的“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合同主体为招标人和中标人,内容为背离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的约定。本案合同不属于上述情况,林州采桑公司就此提出的观点不成立。

  【笔者解读】

  其一,本案中关于“白合同”的效力问题。涉诉工程通过招投标程序确定华北建设公司为中标单位后,招标人倪黄庄村委会并未与华北建设公司根据中标通知书签订书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林州采桑公司虽然主张倪黄庄村委会与华北建设公司已经根据中标通知书签订了书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并提供了一份由倪黄庄村委会与华北建设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复印件,但倪黄庄村委会与华北建设公司均否认其曾经签订过此份合同。一审法院根据林州采桑公司的申请,依法向天津市西青区建设工程招标管理办公室调取诉争工程的备案合同,但备案材料中并无该合同。林州采桑公司主张诉争工程《中标通知书》的性质为承诺,自华北建设公司收到《中标通知书》时合同即告成立,在天津市西青区建设工程招标管理办公室对《中标通知书》进行备案后,合同即生效。但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第五十九条的规定,招标人向中标人发出中标通知书后,双方还需履行签订书面合同的程序,故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属于要式合同,其成立生效须以形成书面协议为要件。中标通知书确定中标人后,招标人与中标人之间成立预约合同,双方均负有依据中标通知书的内容订立本约合同的义务,但预约合同并不等同于本约合同。

  其二,在工程进行转包和分包的情形下,非诉争工程总承包合同当事人以何种证据作为涉案工程结算的依据。2007年8月8日,诚益公司按照与倪黄庄村委会签订的《合作建房协议书》就诉争工程与华北建设公司签订了施工合同,2007年9月11日,诚益公司、华北建设公司及林州采桑公司三方签订协议书,约定林州采桑公司执行诚益公司与华北建设公司于2007年8月8日签订的施工合同。2007年10月30日,华北建设公司与林州采桑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林州采桑公司负责实施华北建设公司与建设方就诉争工程签订的施工合同中全部内容(含变更、补充合同、协议等)。综上,林州采桑公司对诉争工程的实际施工系按照诚益公司、华北建设公司及林州采桑公司三方协议的约定,三方协议中明确约定林州采桑公司履行2007年8月8日合同,故2007年8月8日合同应作为诉争工程施工、结算的依据。

  综上,本案的关键点在于“黑白合同”问题只存在于招标人与中标人之间,《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了“招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但若案涉工程发生转包、分包的,后续签订的转包合同、再次转包合同各手法律关系相对独立存在。若非诉争工程总承包合同当事人,无权主张适用《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二十一条的规定进行认定。那么,在此种情况下,依然应该适用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综合考虑案件实际情况,以当事人各方最真实的意思表示作为裁判依据,具体到本案中就是三方协议。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城建舆情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中农兴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主办——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全国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城建舆情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8 cjyq.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zjzixunw@tom.com 联系:010-57469288 咨询:010-57028685 13381000694 监督:1501059698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X